表明该地区晶质石墨矿成矿条件优越,ST神火签订一煤矿探矿权《转让合同》

近日,由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安地调中心承担的;新疆东准噶尔1:5万四幅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子项目在野外地质调查过程中,在散得克地区新发现晶质石墨矿带一处,命名为;散得克石墨矿。  项目通过探槽揭露发现,散得克石墨矿矿体呈似层状产出,成矿有利部位多集中于次级断裂带中。受后期酸性侵入岩叠加作用影响,岩浆活动产生的热能使得靠近岩体部位石墨结晶程度较好,晶质石墨片径较大。地表追索表明,该石墨矿体延伸较远,达20~30公里,且矿体稳定。该石墨矿带;低磁、低重、低阻、高极化等异常地球物理特征明显,表明该地区晶质石墨矿成矿条件优越,沿着脆韧性剪切带进一步扩大找矿范围,有望发现东准噶尔地区又一大型晶质石墨矿。

日前,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召开全局干部会议,山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马晓磊在会上宣布省委、省政府决定:任命赵志远同志为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局长、党委书记。  赵志远,男,汉族,1968年4月生,山东蓬莱人,在职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1990年7月参加工作,1992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山东省诸城市委副书记、高密市委副书记,2005年2月起任高密市市长、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潍坊市市长助理、潍坊市政府党组成员,2009年12月任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2012年2月任潍坊市委常委,2013年3月任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山东省第七批援藏干部领队、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委副书记、行署常务副专员。

一场纠纷使得*ST神火陷入一年半的反复仲裁。而原本应在5个月前作出的裁定,却至今杳无音讯,*ST神火于10月10日发布公告,企盼尽快结案。  按照*ST神火的公告内容,2012年6月,山西潞安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与*ST神火签订一煤矿探矿权《转让合同》,但2013年后,转让事宜停滞不前。*ST神火在10日的公告中称,地方政府、国有资产主管部门及公司广大中小股东均对该案进展情况极度关切。公司将采取一切可行办法,尽大努力催促北京三中院尽快对本撤仲案作出裁定。  由于双方对于《转让合同》是否生效、转让事宜停摆责任在谁观点不一,*ST神火于2015年率先提出仲裁要求。2016年3月,北京仲裁委员会曾作出有利于*ST神火的裁决,但潞安集团旋即申请撤销上述仲裁。历经多次博弈,*ST神火与潞安集团于北京仲裁委员会与北京三中院之间多次;折返跑。目前,该案件逾期近5个月仍未裁定。  *ST神火曾公告说明,若确认探矿权转让收入,其将获得营业外收入57.94亿元。对于面临退市风险的*ST神火而言,这笔收入相当可观。多位律师向记者表示,超期原因可能是法院案件太多,但也不能排除其他博弈因素,并建议公司主动与法院沟通。  记者10日下午致电*ST神火,其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扭亏情况良好,案件应该不会影响其保壳。  仲裁纠纷超期未审结  2012年6月,*ST神火与潞安集团就山西省左权县高家庄煤矿探矿权签署《转让合同》。但四年过去,*ST神火与潞安集团之间一场原本愉快的合作已然变成僵局。  按照《转让合同》,潞安集团需按约分8批转给*ST神火约47亿元,而ST神火也需协助潞安集团完成探矿权的变更手续。  2015年2月,*ST神火以潞安集团未能按约、足额支付转让价款,且未能在推进探矿权转让上积极发挥主体作用为由,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  在以后的18个月内,围绕仲裁效力是否成立等问题,*ST神火与潞安集团于北京仲裁委员会与北京三中院之间多次;折返跑。  在潞安集团看来,《转让合同》尚未生效,而且未生效的责任在于*ST神火。不过,在前几次的交手中,潞安集团似乎处于;下风。2015年4月,北京三中院驳回潞安集团要求确认其与*ST神火签订的《转让合同》中仲裁条款无效的申请,2016年3月,北京仲裁委员会做出了有利于ST神火的裁决。但潞安集团并未就此停止,获悉裁决结果不到半个月,其向北京三中院提出申请撤销北京仲裁委员会上述裁决。案件于2016年5月开庭审理,目前,该案审理已超出法定审限近5个月,但仍未审结。  *ST神火称,北京三中院并未在法律规定的两个月审理期限内作出裁定。地方政府、国有资产主管部门及公司广大中小股东均对该案进展情况极度关切。公司于2016年6月27日向北京三中院、8月29日分别向北京三中院和北京市人民法院、9月26日向北京三中院寄送了关于恳请依法及时对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案作出裁定和尽快审结的函件。  专事公司纠纷的程军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介绍,超期未裁决原因不排除法院由于案件较多产生的拖延现象,建议当事方与法院方面主动沟通。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亦认为,北京三中院下辖朝阳、通州两个受案大区,超期未裁决现象并不少见。  *ST神火:案件不影响公司保壳  按照*ST神火今年3月的公告,经其财务部门初步测算,若确认探矿权转让收入,将增加公司营业外收入57.94亿元,终将增加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30.64亿元。  对于戴着;帽子的*ST神火而言,这笔收入非常可观。*ST神火已连续两年亏损,尤其是2015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6.73亿元,而2014年,该公司就亏损约3.67亿元。由于连续两年亏损,该公司从2016年4月20日起被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  情况在2016上半年有所好转,*ST神火2016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已实现扭亏为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6.5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仍亏损5717.82万元。  在解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324.42的原因时,*ST神火称,一是因为其将预收潞安集团款项确认探矿权转让收益;二是其努力降低成本费的结果。  根据2016年半年报,*ST神火的营业利润约亏损8266万元,营业外收入约7.1亿元,这一项的变动原因为;报告期内,公司将预收探矿权转让款确认收益。在针对;探矿权转让事项的解释中,*ST神火称,报告期内,公司根据已收到潞安集团的探矿权转让价款约17.4亿元确认非流动资产处置收益约6.98亿元。  *ST神火证券部工作人员10日下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已成立工作组跟进诉讼事宜,而目前公司的扭亏情况良好,案件应该不会影响其保壳。记者同时向潞安集团致电,但未能获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