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石墨烯产业发展过程中起怎样的作用呢,英国也禁止在化妆品以及洗护用品中使用微塑料

摘要:目前,实验室层面的石墨烯基础研究在通向产业化的路上,似乎被一条‘大河’挡住了。“昨日,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院院士、厦门大学教授田中群接受采访时说。
  目前,实验室层面的石墨烯基础研究在通向产业化的路上,似乎被一条‘大河’挡住了。“昨日,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院院士、厦门大学教授田中群接受采访时说。
  两会伊始,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济南圣泉集团董事长唐一林的一份建议将明星材料石墨烯推到闪光灯前。他在建议中说,当前我国石墨烯产业发展声势浩大,从事石墨烯材料研制生产的企业机构日渐增多,一些地区已出现布局雷同、重复建设等现象,石墨烯粉体和浆料甚至呈现产能过剩隐患。然而,消息人士告诉记者,2016年我国石墨烯产值仅为约30亿元,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
  “归根到底,石墨烯目前只是‘产品’而非‘商品’。”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没有下游市场,生产出来的石墨烯卖给谁呢?”
  “目前石墨烯生产企业不少,但熟悉下游应用的不多。”唐一林认为,出现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石墨烯产品找不到彰显性能的载体和市场,石墨烯生产企业很难独自构建石墨烯产业链,产业创新拉动效果不够显著。
  在田中群看来,石墨烯产业化仍处于起步阶段。他指出,石墨烯并非外界想象中可随便使用的“万金油”,要在不同材料和用途中发挥石墨烯的优异性能,离不开基础研究与产业研发的联手。他坦言,当前对石墨烯产业的宣传有些过热,一些阶段性成果被夸大。
  “当前更需推动的是企业、科研机构与高校创新队伍实实在在的结合。科研成果得真正融入企业运转的流水线。一方面,企业能在第一时间获悉基础研究取得的新突破;另一方面,企业的市场需求也能及时回馈到上游的基础研究。”田中群认为,将基础研究和产业应用关联的“接力棒”传递起来并不简单。
  为此,他建议,要扎扎实实做好基础研究,针对目标产品,对石墨烯原料进行改良优化。在此基础上,瞄准“河对岸”的高新产业群,选择优势企业联手打造优势产品,通过协同创新形成竞争优势后,全力占领有关产业发展的战略制高点。记者了解到,厦门信达股份有限公司不久前刚与厦大达成合作,双方将共同开拓石墨烯材料在LED和RFID领域的应用新方向,探索产学研合作新模式。
  政府在石墨烯产业发展过程中起怎样的作用呢?唐一林表示,政府要帮助协调上下游产业衔接,构建完善产业链,建立产业发展联盟,组织实施“+石墨烯”行动,以实现终极应用为“龙头”,形成产业发展“一条龙”,本着互利共赢、风险共担,通过技术、业态和模式协同创新,加快石墨烯应用开发。同时,搭建旨在提供第三方服务的产业技术创新中心和石墨烯产品性能检测评价平台,帮助解决单个企业一时难以解决的行业发展共性问题,推动石墨烯早日实现由“产品”向“商品”的飞跃。
  田中群认为,政府可选择若干有望形成高新产业集群的科技成果重点扶持,同时致力于高端人才的引进、科研成果的整合以及行业情报信息的搜集,将“过河”的“小分队”整合为“大部队”。
(来自:中塑在线)

摘要:自2015年开始,中国注塑机进口开始出现拐点,进入下降通道,2015、2016两年我国注塑机进口金额累计下降了22083万美元,降幅达到27.2%。
  自2015年开始,中国注塑机进口开始出现拐点,进入下降通道,2015、2016两年我国注塑机进口金额累计下降了22083万美元,降幅达到27.2%。
  自2014年开始,中国注塑机出口突破10亿美元大关,已连续3年保持在10亿美元上方。
  墨西哥自2015年开始成为中国注塑机十大出口国,连续三年保持持续增长,特别是2015及2016年增幅巨大。对美国和越南的出口2016年均突破1亿美元,特别是美国对中国注塑机需求旺盛,2016年大增42.37%,成为中国注塑机出口第一大国。
  对巴西的出口金额连续三年持续下降,下降率持续增大,2016年降幅高达70.61%,跌出中国注塑机十大出口国之列。
  对中国香港的出口2015年大跌51.2%,2016年降幅进一步扩大至73%。
(来自:中国海关)

摘要: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教科院副院长胡卫建议,全面调查列出个人护理用品使用微塑料作为添加剂及其含量的产品清单,同时,出台在化妆品和洗护用品中限制直至禁止使用微塑料的法令法规。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教科院副院长胡卫建议,全面调查列出个人护理用品使用微塑料作为添加剂及其含量的产品清单,同时,出台在化妆品和洗护用品中限制直至禁止使用微塑料的法令法规。  胡卫说,微塑料是指直径极其微小的塑料颗粒,由于其价格低廉、耐用耐磨,目前已被用于男士清洁产品、女性卸妆用化妆品、按摩型沐浴露、洗面奶、磨砂膏、牙膏、洗手液、香皂、牙膏、剃须膏、泡沫浴、防晒霜、洗发水或洗发露等个人护理用品中,发挥其磨砂、去死皮、按摩等“深层清洁”的作用。其在每一次被我们使用后至少往水中倾倒入江河,并最终在海洋中丢弃5000至95000个微珠。这些塑料微粒几百年都不会降解,并可随食物链进入到水生生物或我们的人体中。  一项来自我国的海洋鱼类调查显示,在20多种经济价值较高的常见鱼类中,90%的鱼类样本中都发现了微塑料。对于海洋生物而言,微塑料犹如海洋中的PM2.5,日益威胁着它们的生存安全。  他表示,日前,美国政府已立法宣布禁止在化妆品和洗护用品中使用微塑料,成为全球第一个宣布此项禁令的国家。欧盟也开始着手制定禁止在化妆品中使用微塑料的提案。2017年起,英国也禁止在化妆品以及洗护用品中使用微塑料,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关注这一海洋环境的“新威胁者”。  胡卫认为,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塑料生产和消费国,微塑料污染也对我国近海生态系统构成了严重威胁。但是,微塑料在我国近海海洋环境中污染的现状及其在海洋生态系统中的复杂行为,科学家知之甚少,缺乏风险评估。与国外相比,国内微塑料相关的研究还比较零星,微塑料的分布与来源等尚不清楚,公众对微塑料也知之甚少。  为此,他建议:  一、对个人护理用品作全面的调查,列出使用微塑料作为添加剂及其含量的产品清单;  二、开展对微塑料污染对海洋生态系统的影响研究,建立海洋微塑料分析标准和监测方法,开展对微塑料生态风险的评估;  三、在个人护理用品中开展以各种纯天然磨砂颗粒,比如燕麦、玉米、海盐、杏仁或核桃壳等天然物质作为替代物的研发;  四、出台在化妆品和洗护用品中限制直至禁止使用微塑料的法令法规;  五、加大对微塑料危害性的宣传,市民也可以从我做起,主动拒绝使用含有“微塑料”的个人护理用品。
(来自: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