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全球增材制造业收入增长17.4%,申报退运原因皆为产品安装后存在掉落危险

摘要: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中国气球第一村、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产企业、北方最大的灯箱布生产基地,这些名头在4月1日“雄安新区”公布之前,应该是雄县人最引以为傲的称号。
  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中国气球第一村、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产企业、北方最大的灯箱布生产基地,这些名头在4月1日“雄安新区”公布之前,应该是雄县人最引以为傲的称号。
 河北省包装业商会会长李小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塑料包装业对本地GDP的贡献是4%,总量世界第一,其中塑料包装占到70%。全国塑料原料颗粒消耗的10%都在雄县,后者占据长江以北90%以上的市场份额。雄县共有塑料企业4000家左右,而整个河北省的包装企业不到8000家。雄县的塑料产业能占到GDP的70%,拉动了超过本校超50%居民的就业。“可以说是雄县家家都和塑料产业有关”。
 现在雄县的产业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行政区划上被划入雄安新区,像一道强光,给当地带来历史机遇。但是,塑料企业的污染问题很难短时间内解决。塑料企业生产中会排放VOC(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这种物质会与空气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发生化学反应,将PM2.5吸附在周围,形成雾霾。
 这也成为雄县塑料企业主们心头的一片阴霾。这些生产企业、商贸公司对未来表示忧虑。春节前后所有企业的拉闸限电、两会期间被要求停工、再生颗粒工厂被关闭让这些民营企业主们相信,或许变化真的要来了。
 
雄县一位资深行业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网,传统行业和雄安新区是不匹配的,电子、医药、金融、高科技研发将来会成为主要产业。他认为,中央规划雄安新区,不会让污染企业存在,应该会从金融、旅游、高科技等方面发展,不会将污染企业放在这里。他甚至认为,新区中“三个县中的传统行业将不复存在”。企业能做的就是转型升级,消除污染。
 塑料王国的忧虑
 “政府肯定不让干了。”4月4日下午,雄县人李根生站在他位于雄州路附近的华涛塑料厂门口,戴着一副蓝色口罩。李根生是厂长,刚刚驱车到白沟,为客户送一包塑料袋。来回30公里,耗时约60分钟。
 李根生甚至开始构想,塑料厂被关停之后,只能将现在的机器卖掉另想出路。他说,近几年小规模的塑料企业越来越不好干,村里做再生颗粒的小厂已经不让生产了。大的企业制版、彩印的污染比较大,面对的环保压力更大。遇到重污染天气,大的企业都被要求停工。
 
雄县的工业以化工、塑料制品为主。密集分布区有县城铃铛阁大街、东环路、东城大街、五铺街、北环路五条专业街,有五铺、亚古城、西候留、古庄头、黄湾等10个专业村。当地生产的主要产品有组织袋、聚酯膜袋、高低压聚乙烯袋、高温蒸煮袋、吸塑盒、吹塑瓶等。这些产品广泛用于食品、服装、化工、电子、建筑等包装。
 李根生是西候留村人。作为10个塑料制品专业村之一,西候留村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开始有生产塑料制品的作坊。李根生说,当时村里每个生产队都有塑料生产作坊,生产队里的10几个人为了挣工分,很多人去制作塑料袋。“当时是手工制作,最早的时候从北京房山买回原材料,回来自己加工”。
 李小斗告诉经济观察网,雄县的塑料制品生产最早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生产手工的丝网印刷。1978年前的作坊形式被作为村的生产队副业,属于当时不允许的灰色地带。1978年后生产队解散,这些作坊被承包到个人手里,为生产队在外地联系业务、掌握外地客户的村民首先单干。1985年以后,周边农村的塑料企业大规模入住雄县城,租赁厂房和门脸,逐渐发展壮大。一开始出现时,雄县的塑料制品就依靠外销,服务于周边的食品厂、服装厂等,“当时塑料包装通用,没有食品和非食品袋之手”。
 这个时候,县城还有电缆企业,这些民营公司是由外地国有电缆公司离职的技工、工程师创办。随后,塑料管道、乳胶制品在90年代以后逐渐发展起来。在市场经济逐渐萌芽的过程中,塑料相关企业吸收了大量当地人就业。
 雄县大街上随处可见塑料企业的广告牌,走在靠近厂房的路上,能听到机器的运转声。李根生1996年辍学后,一直在雄县一家塑料公司打工。2003年,他投资10多万开了自己的公司。他的公司附近50米,分布着9家塑料相关公司。
 雄县县政府官网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雄县塑料包装、压延制革、乳胶气球、电器电缆四大主导行业完成产值211.9亿元,同比增长22.9%,税收4.2亿元,同比增长22.9%;销售收入207.7亿元,同比增长22.9%;增加值48.6亿元,同比增长13.7%,四大产业产值占全县民营经济总产值的75%。
 
在雄县,规模较大的塑料厂会依托当地的商贸公司来获取聚乙烯、聚乙烯树脂等生产原料。这些商贸公司通过原材料生产商进行“购销掉存转”,充当原材料和生产企业的纽带作用。
 一家商贸公司的负责人赵岩告诉经济观察网,他们日常从上海赛科、中石化、中石油等企业进原材料,服务区域是雄县,面向京津冀、内蒙古、山西,辐射至全国。相对于塑料生产企业,雄县的商贸公司是少数。但这些公司属于塑料产业的中间环节,一头连着生产端,一头联系着工厂使用端。
 赵岩说,雄安新区的设立对雄县来说是一个机遇,但对于小企业和商贸公司来说是未知数。他说,塑料制品虽然是物理加温,但是多少有污染;还存在噪声扰民问题。工厂受到影响后,经销商也会受到影响,可能会使得客户流失,销售量变少。
 对于风险的应对,赵岩想不出有效的办法。如果真的有工厂因为政策倒闭,商贸公司的客户减少,只能减少销售额。“毕竟10几年攒下来的客户,一时间被迁走或关停,不可能短时间内找到这些客户”。
 在赵岩接触的企业中,大的塑料企业顾虑不大,因为手里资金量充足,销售面向全国。可以去别的地方租地,建工厂,和此前一样维系全国的销售关系。但是小型工厂手里的资金有限,关闭或搬迁后,再合适的地方买地,可能会无法承担。每台制作设备一百万元左右,对他们来说,这些设备大都是贷款购买,淘汰的设备也是一大损失。
 雄县需要一场产业颠覆?  
雄县的塑料产业贯穿于整个县城、甚至乡村。塑料已经成为每个人最熟悉的话题,出租车司机都能认识几家塑料厂的老板,讲述塑料制品加工的各个环节。
 
雄县人有很多地方可以引以为豪。雄县与广东奄埠、浙江龙港并称全国三大塑料软包装基地,塑料颗粒年用量达到60万吨,产品占领了京津大部分市场。2008年被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命名为“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大步村是中国气球第一村,产品占全国市场份额的80%以上;医用手套填补了河北省空白。
 雄县安琪胶业有限公司是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产企业,年产量12亿只,是国家计生委定点采购企业,成功注册了享誉世界的“红丝带”商标。  雄县拥有国内最先进的压延膜生产线,是北方最大的灯箱布生产基地,汽车内饰革与一汽、上汽等全国大型汽车生产厂家建立业务联系;河北泰斗三星线缆公司产品成功供应鸟巢、水立方等奥运场馆。
 然而,塑料产业是劳动密集型的传统行业,也产生空气等污染。
 经济观察网获取的一份雄县环保局2015年3月9日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显示,雄县彩乐胶印有限公司建设的雄县彩乐胶印有限公司纸塑包装制品生产加工项目,在运营期会产生废气(油墨调制、印刷工序产生的非甲烷总烃)、废水(职工生活废水)、噪声(印刷、分切、制袋产生的设备运行噪声)、固体废物(切割的边角料及不合格产品,废油墨,废擦机布、废包装桶,废活性炭;员工生活产生的生活垃圾)等四项污染。环保局做的营运期环境影响分析中,大气环境影响分析称,项目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气污染物主要为稀料挥发的非甲烷总烃。
 雄县县政府代县长杨跃峰2月27日在雄县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做的《雄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中说,2017年坚决取缔“土小”企业,全力推进VOCs(挥发性有机物)第三方治理、制版入园、集中供热等项目,有效降低大气污染物排放,切实改善空气质量。重点对米家务镇塑料管、龙湾镇大步村乳胶等企业集中区域实施整治,关停无组织排放的涉水企业。
 河北省包装业商会办公地点设在雄县,其会长李小斗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雄安新区的设立对于雄县来说是一个机遇,中央要求“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部分产生污染的塑料企业将面临整改,整改不成或将被关闭。
 另一位接近雄县塑料包装企业的资深人士认为,中央规划雄安新区,不会让污染企业存在,未来雄县的发展方向是金融、旅游、高科技等发展。要青山绿水,不要污染,污染企业只有搬走。整个塑料包装产业的企业是否全部都搬走,恐怕河北省都不能拿主意。
 转型、搬迁还是关停,雄县塑料企业还在等待。经济观察网试图联系排名靠前的大企业,但尝试5家企业,对方均称不方便或不在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企业有自己的顾虑和担忧,不知道未来应该怎么办。
 李小斗认为,高新科技和塑料产业有结合点,但也有冲突点。塑料产业在未来的高新科技产业发展方向上,可以考虑的出路有两点。一是将高新科技转让给企业,让企业接触这些高新科技,做大做强,形成另一个产业;第二,就是作为商会来说,要给企业转型提供服务,帮助重组当地的一些企业,将小而全的污染企业集中到一起,然后进行无公害无污染的处理,使得产业从小而全的规模,转向集团公司的大规模。最后形成两到三家大的集团公司,集中印刷,集中生产。
 冲突点在于,通常的自动化生产有流水线,产品有固定的标准。但是包装行业并不是按照一种规格生产,而要根据不同客户的要求来做加工。比如,今天接个单子,做包装塑料杯的,5公分宽,下一次可能就接到4公分宽的,其产品具有不固定性。因为其产品数量多,品种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很难标准化大批量生产。
 前述雄县塑料包装企业的资深人士认为,雄县的塑料包装企业,已经受到市场逼迫,只有兼并重组,转型升级,才能有效防范企业倒闭。转型、发展高新科技产业,是必然趋势,未来的污染企业将使用现代的先进技术处理后患
(来自:慧聪)

摘要:近日,记者从厦门海沧检验检疫局获悉,今年一季度,该局连续接到厦门某灯饰照明公司出口吸顶灯退运调查报检,申报退运原因皆为产品安装后存在掉落危险,涉及HYBY、LOCK及RINNA三款吸顶灯。瑞典宜家作为产品的设计方,决定在全球范围内主动召回36万盏相关吸顶灯。
  近日,记者从厦门海沧检验检疫局获悉,今年一季度,该局连续接到厦门某灯饰照明公司出口吸顶灯退运调查报检,申报退运原因皆为产品安装后存在掉落危险,涉及HYBY、LOCK及RINNA三款吸顶灯。瑞典宜家作为产品的设计方,决定在全球范围内主动召回36万盏相关吸顶灯。  对此,海沧局工作人员主动联系该企业相关人员开展现场退运调查,通过对退运货物的勘验、鉴定,以及宜家收到的吸顶灯掉落引发用户受伤的报告,确认原因为固定吸顶灯玻璃灯罩的塑料挂钩可能发生断裂,导致玻璃灯罩掉落,从而造成用户被割伤、划破的危险。  据悉,该企业是HYBY和LOCK灯具的生产厂商,该二款灯具则为宜家设计。经检验检疫部门现场调查确认,产品质量问题责任在于产品设计不良所致,质量责任主要在宜家。  海沧检验检疫局将继续跟踪该货物召回情况,督促企业对该货物按相关计划要求进行整改,将塑料挂钩改为金属挂钩,从源头加强品质管控,严防问题产品流入国内市场,保障国内消费者生命安全。
(来自:中塑在线)

摘要:近日,3D打印顾问公司Wohlers Associates
Inc发布了《2017年Wohlers报告》,该报告对3D打印市场相对乐观。
  近日,3D打印顾问公司Wohlers Associates
Inc发布了《2017年Wohlers报告》,该报告对3D打印市场相对乐观。2016年全球增材制造业收入增长17.4%,低于2015年的25.9%,有97家制造商在生产和销售3D打印系统。  为了今年的报告,Wohlers收集了来自100家服务提供商、61家工业系统制造商和19家第三方材料和廉价桌面3D打印机生产商的数据。  Wohlers代表说,2016年的大部分增长下降来自行业最大两家公司的下滑。这两家公司总值13.1亿美元,占到了增材制造业的21.7%,而目前行业本身的估值为60.63亿美元。如果这两家公司被排除在外,增材制造业在2016年的增长率将为24.9%。  另一方面,制造商的数量正在稳步上升。2016年,有97家公司在生产和销售3D打印系统,2015年为62家,2014年为49家。据Wohlers说,除了提供有趣的产品外,更重要的是这些制造公司为增材制造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竞争。新一轮的开发和商业化浪潮正在向行业已有的生产商施加压力。  新报告一共汇集了来自全球31个国家的76个专家和组织的数据和见解。《2017年Wohlers报告》共有344页,其中包括28张图表、26张表格和232张插图和照片。  该报告涵盖对以下几个主题的回顾和分析:行业在过去一年的增长;目前行业中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预测行业未来。《2017年Wohlers报告》还讲述了3D打印的历史以及当前的应用、材料、工艺和设备制造商,有研究开发、投资、政府参与和学术创新等版块。
(来自:3der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