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保护草原生态的,杯子的表面覆盖生物塑料

摘要:4月18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四次会议上,习近平明确指出,“要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发展循环经济。”
  4月18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四次会议上,习近平明确指出,“要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发展循环经济。”  几天之后,第三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全面启动,7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天津、山西、辽宁、安徽、福建、湖南、贵州7省市,开展环保督察。  这两则消息让再生塑料行业从业者的心情颇为复杂。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王永刚告诉记者,2014―2016年,再生塑料行业的产能略有下降,这和我国日益加大环保力度密切相关,一些小企业逐渐被淘汰出局,整个行业实际开工率不到50%,产能没有释放。  从2016年开始,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目前,这股风暴并没有停歇的迹象,反而有越刮越猛的态势。业内人士判断,未来的三年内,塑料小作坊停产、关闭、转行的比例应该在70%以上,数十万人将离开这个行业。王永刚认为,宏观政策和市场环境将迫使再生塑料行业转型。  ZZ91再生网总经理刘宁也深刻感受到了这股转型的力量。在他看来,再生塑料行业转型给再生网带来了挑战,也创造了机遇。“2005年,再生网注册会员以50、60后为主,企业对低成本商机的获取需求强烈。现在,80、90后成为主力,他们的网络意识非常强,对网站、APP的需求也越来越多样。”再生网资料显示,移动端的访问量占整个平台访问量的80%,移动端支付占整个平台支付的95%。今年4月,再生网从服务模式、服务内容、资源整合、品牌形象四个方面展开,实现从信息平台向交易平台的B2B2.0升级。“再生网升级,现在是最佳时机。”刘宁说。  再生塑料行业的产品都是非标准化的,企业小而散,这给整个行业的发展带来困难。但刘宁认为,这种特点更需要像再生网一样的交易平台为行业提供信息资讯、撮合交易、支付、物流、金融等多维服务。  “再生塑料行业每年回收塑料2600万吨以上,相当于节省4000多万吨的石油,减排600多万吨二氧化碳。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低碳环保的行业。”王永刚反复强调,从工艺和技术上来讲,我国和发达国家已经没有差距,制约我国再生塑料利用和行业发展的问题不在后端,而是在前端――垃圾分类和体系建设。“现在国家对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支持力度很大,2015年5月开始实施增值税50%返还政策。如果前端问题得不到解决,这些政策就无法落地。”
(来自:中塑在线)

摘要:据悉,这种新杯子由三个部分组成,杯子的表面覆盖生物塑料,内部为木质纸杯结构,杯盖子也是由不同形式的生物塑料制成。
  据悉,这种新杯子由三个部分组成,杯子的表面覆盖生物塑料,内部为木质纸杯结构,杯盖子也是由不同形式的生物塑料制成。  据介绍,桉树材料制成的杯子是完全可回收的,并用于制作木材或者废纸。经过测试,杯子放置在泥土上经过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全分解,这意味着即使对这种纸杯进行填处理也不会造成白色污染。根据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报道,英国各大咖啡馆连锁店正在积极测试使用这种杯子,看看它们的表现如何,如果表现突出,希望这种环保型一次性木材杯将成为全行业的新标准。  Biome
的使命是消除人们对油基聚合物的依赖,油基聚合物它是制造塑料的一种有毒成分,它会造成白色污染,而使用植物淀粉制成的生物塑料就可以解决这个污染问题。值得一提的是
Biome 还与加拿大约克大学科学家们共同研究,希望能够创造出秸秆生物塑料。
(来自:cnbeta网站(台州))

摘要:从政府行为到民众自觉行动,在河南蒙古族自治县不足7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条关于白色污染治理的“禁塑令”,一坚持就是十二载春秋。谁曾想,昔日一个“微乎其微”的举措,却“缔造”出了保护草原生态的“大文明”。
  从政府行为到民众自觉行动,在河南蒙古族自治县不足7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条关于白色污染治理的“禁塑令”,一坚持就是十二载春秋。谁曾想,昔日一个“微乎其微”的举措,却“缔造”出了保护草原生态的“大文明”。  如今的河南县正阔步前行,全力打造全区域无垃圾示范县,继续加大草原生态治理,打响打亮“亚洲一流、青海最美”生态草原金名片。  初春,狂风肆虐。令很多河南县群众欣喜的是,再也不用像十几年前那样,担心一刮风都是漫天“飞舞”的塑料袋,也不用害怕牛羊因吃了塑料袋后无故死亡,更不用担心骑摩托车时被突然贴在脸上“不速之客”挡住了视线。  柯生乡次汉苏村的加毛体会到了“白色污染”治理给生活环境带来的好处:以前草原上乱扔的塑料袋,时间长了地面发黑不长草,经过治理,草原植被慢慢恢复,一到夏天美丽草原真的是名副其实。  牧民索南达杰说,十几年前没有进行“白色污染”治理时,只要一刮风,满天“飞”的是塑料袋,满街“跑”的还是塑料袋,觉得对塑料袋厌恶至极,经过治理后,现在大街上再也看不到这种现象了,我们真正感受到了好处。“治白”为我们营造了良好的生活环境,为保护草原,保护生态环境立了“汗马功劳”。  经历了大量使用塑料袋到财政拨款订购纸袋子免费发放,再到自备环保购物袋的转变,如今,禁止使用塑料袋,已成为河南县群众的自觉行动,很多牧民自觉加入到了义务捡拾垃圾,保护草原保护生态环境的行列中。  从县城出发,沿河马公路前行,在离县城不远的曲木丹草原,一群草原“美容师”正在捡拾垃圾,并沿途清理掉牧民们提前放置好的生活垃圾,然后运到垃圾填埋场进行处理。  这群草原“美容师”来自宁木特镇荷日恒村,每月23日至25日中的一天,村里就组织村里的团员青年、牧民群众在县城周边捡拾垃圾,每次人数不定,最少的时候也有三四十人,这样已经坚持了好几年。  荷日恒村的村支部书记斗格加说,因为有“白色污染”治理的铺垫,我们成立了以年轻人为主的环境保护小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生态环境,保护赖以生存的草原,让有机畜牧业发展不打“折扣”。荷日恒村团支部书记、环境保护小组负责人扎西东周说,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投身到家乡的生态建设中,保护草原环境,保护碧水蓝天。  24岁的华旦扎西一边将垃圾捡起放入编织袋,一边告诉记者,虽然平时忙于工作,但一到每个月捡垃圾的日子,他一定会放下工作加入到保护环境的行列中。他说,他为家乡是全国有机畜牧业示范县而自豪,说明家乡的草原物草丰美,而美丽的草原又怎能受到垃圾的污染?保护生态环境他义不容辞,他会倡导身边更多的人加入到生态环境保护中来。  十二年前,一条禁止使用塑料袋的“禁塑令”让河南县城“沸腾”了;十二年后,“禁塑令”见到大成效,保护生态环境成了各族干部群众的自觉行动,也“缔造”出了河南县保护草原生态的“大文明”,奠定了河南县向生态生产生活良性循环转变的坚实基础。
(来自:青海省人民政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