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us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展出了首批智能产品,对于包装印刷

摘要:大约十年前,大型超市发现了使用印有内容的塑料包装包装新鲜农产品的方法。如今这些印刷塑料包装在大型零售商中是非常常见的。荷兰超市Albert
Heijn、Jumbo、Plus,还有Lidl和Aldi都选择使用印刷塑料包装。此外,印刷塑料包装也有来自小型客户的需求。
  大约十年前,大型超市发现了使用印有内容的塑料包装包装新鲜农产品的方法。如今这些印刷塑料包装在大型零售商中是非常常见的。荷兰超市Albert
Heijn、Jumbo、Plus,还有Lidl和Aldi都选择使用印刷塑料包装。此外,印刷塑料包装也有来自小型客户的需求。“对于大型超市,我们经常使用托盘运输。对于小型客户,我们需要更快的交货速度,且数量更少。”Van
der Windt Verpakking包装公司的Leo van der
Meer表示,“我们可以从10卷起发送印刷塑料包装。”除了数量包装可提供给较小型的客户外外,还可以将塑料包装与产品相匹配。  目前,有两种比较流行的方法来使用印刷塑料包装。这两种方法都是为了突出自己的产品。对于鲜切产品和新鲜农产品来说,主要是超市选择塑料包装的印刷方法。此外,种植商和出口商也使用印刷塑料包装以在市场中突出自己的产品。“我们看到人们对印刷品的自然外观的需求不断在增长。”Leo继续说道。在包装上印刷食谱的趋势似乎正在扭转。“每家超市都有差异。例如,Albert
Heijn超市已经不再在包装上印食谱,而使用产品本身来吸引消费者。其他超市仍在包装上印刷食谱。”  怀旧的外观  此外,经典的老式字体正在成为趋势。“在过去两年中,我们经常看到了有点疯狂的字体,且字母都没有以粗体印刷。”例如,这些字体有西方风格或看起来像粉笔字。配合这些字体,超市正在寻找带有怀旧外观的包装。  在继续使用那些真正的怀旧风格的字体之后,Van
der
Windt开发出了一种特殊的涂层,使塑料包装的手感就像纸质包装一样。这些inkTouchables是一层印在塑料包装上的涂层。“塑料包装对于产品的保质期是很重要的。”Leo解释说,“inkTouchables使包装有自然的外观。”使用印刷可以令人感觉像纸张,这听起来像是很矛盾的,特别是纸张给人的印象比塑料或印刷材料更耐用。不过,这并不疯狂,Leo解释道。“如果你在塑料包装上贴上一张纸,便会消耗更多的包装材料。此外,由于纸张和塑料不能分开,使垃圾回收非常困难。”  纸质印刷需要更少的包装材料,但是印刷材料呢?“inkTouchables涂层是完全可回收的,可以简单地将塑料包装放在塑料回收箱中。回收后的塑料不会再用于制造食品包装。”  塑料包装印刷革命  随着数字印刷的突破,印刷技术将会发生更大的转变。由于这种印刷技术,印刷界正在发生变化,这些变化可以在市场上看到。简单地说,数字印刷意味着在一卷塑料上,可以在不停止印刷机器或制作不同的印刷版的前提下,打印所有不同的包装。“只需将PDF文件从计算机发送到打印机便可。”Leo解释道。数字印刷的一个例子是可口可乐印最近印在了每个瓶子上的个人标签。  快捷廉价  除了印刷塑料包装可以个性化以外,数字印刷还可以提供更多的好处。“如果零售商想要测试一个包装,至少需要购买10卷塑料包装。交货时间为4-5周。“交货时间用于设计和开发印版,这需要时间。然而,随着数字打印的发展,这个时间可以减少到几个小时。现在也可以运送一卷印刷好的塑料包装,提供了测试新包装的可能性。  这种打印方式也可以节省成本。通过计算,Leo表示:“模型和印刷版的成本大约为2000至2500欧元(取决于颜色的数量),而且每卷塑料包装还需要另外付款。“通过数码印刷,可以预先打印出一些包装。”这样,便可以更容易地根据节假日改变包装。“我希望包装的印刷最终会与名片印刷一样。现在名片这些也很容易进行在线订购。”Van
der Windt
Verpakking公司合作的一家大型印刷公司已经改变了印刷方法,不再投资于”当前“的弹性凸版印刷。“最近我在德国杜塞尔多夫Drupa参加了一次大型印刷展会,那里有一个惠普设置的坚果包装线。将空白薄膜送入机器后,最后获得的是已经包装在印刷包装中的坚果,这就是未来的趋势。”  更少墨水,更多颜色  可持续发展仍然是包装行业的重要课题。可生物降解的包装比传统的包装更贵。因此,对此的需求似乎增长缓慢。“如果价格差异较小,市场将会快速增长。”Leo预计。对于包装印刷,墨水带来的环境影响也是一个问题。“借助高清技术,我们可以用更少的墨水打印更清晰的图像。”Leo介绍了其中的一个发展。使用高清技术,可以使用4种标准颜色进行打印。对于旧技术,通常需要8种颜色。这通常意味着更高的墨水使用量。“此外,这种技术需要的印版更少,每块印版价格在250到300欧元左右。因此,可持续发展并不总意味着更加昂贵。”Leo说道。  采用高清技术,打印输出的网格(半色调)工作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此前,每立方厘米有42至48行垂直运行,而高清技术有60条垂直线。因此,图像会变得更加清晰。“两年前,在包装上仍然可以看到图像上的颜色点,现在,这些点需要用放大镜才能看到。”
(来自:微喷印)

摘要:可预测性维护是工业4.0和未来工厂的一部分。为此,igus开发了一系列以“isense”为主题的产品,各种传感器和监测模块让塑料解决方案变得智能化。
  可预测性维护是工业4.0和未来工厂的一部分。为此,igus开发了一系列以“isense”为主题的产品,各种传感器和监测模块让塑料解决方案变得智能化。在2017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igus展示了全新的和升级的产品。其中包括:用于监控拖链的新系统isense
EC.RC,已被客户使用的智能高柔性电缆的优化模块CF.Q,以及智能回转环轴承iglidur
PRT。  让生产过程更轻松、更可靠——为了让客户实现这一目标,运动塑料专家igus开发了智能解决方案,可在意外和高成本的停机发生之前提前警告潜在的故障。一年前,igus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展出了首批智能产品。由于众多客户都有该方面的需求,一年后,我们又展出了新一代的“智能塑料”供参观者体验。  持续监测以确保安全运行  其中,全新的isense
EC.RC(拖链运行控制)
被用来监测拖链,尤其是长行程导槽应用中的拖链的运行状态。传感器会测量和检查拖链的位置。一旦发生机械故障时可以防止设备继续运行,这意味着拖链或电气问题(例如因电缆损坏)造成的损耗都成为了过去式。和igus所有的isense产品一样,isense
EC.RC可以避免机器的意外停机。  更多智能运动塑料应用于各种不同工况  智能塑料系列的另一款新品就是EC.M模块,它被安装在拖链的移动端来自动记录拖链的状态,如加速度、速度、温度和循环次数。借此可推导出拖链已运行的行程长度和剩余的使用寿命。igus还优化了CF.Q模块,用来收集智能高柔性电缆的数据。通过持续测量电气性能、环境温度和循环次数,可以及时预测电缆的可能性故障。igus拖链系统部市场销售主管Michael
Blaß表示:“在我们测试实验室和客户应用中的持续测试让我们的数据分析越来越精确。我们的智能产品和高柔性电缆已经被实际应用在汽车制造厂里用于运输机械手上,以及其他一些因短暂的意外停机会造成巨大损失的应用中。”  监测众多拖链和电缆的运行情况只需一个模块  igus在去年为其直线导向装置、拖链和电缆推出了多款isense测量系统,并优化了收集和传输这些系统数据的icom通信模块,现在数据传输已经几乎不用电缆了。单个icom模块监测多个系统也更易于将数据集成到现有生产中。而且,客户现在可以把其他制造商用于监控运行的数据生成单元和icom模块连接起来。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17号展厅的展台上,igus现场展示了如何只用一个icom模块测量所有运动拖链的运行状态。此外,igus展示了智能塑料系列中的新成员——智能回转盘轴承iglidur
PRT。依靠名为PRT.W的传感器(“W”代表磨损),即一个安装在滑动元件下切口槽中的集成磨损传感器,来测量磨损程度,可以确保及时更换轴承,以避免意外停机,也有助于增加生产的安全性。  全新的isense
EC.RC使用不同的传感器进行测量和检查拖链是否正常运行。单个通信模块可同时监测大量的拖链和电缆。
(来自:igus GmbH)

摘要:虽然东北亚的异氰酸酯生产商将会为沙特Sadara进入市场而苦恼,他们中东的客户则很可能欢迎情况的到来,认为将对市场供需关系带来变革。
  虽然东北亚的异氰酸酯生产商将会为沙特Sadara进入市场而苦恼,他们中东的客户则很可能欢迎情况的到来,认为将对市场供需关系带来变革。  Sadara化学公司是美国陶氏化学和沙特国营能源公司Aramco的合资企业,据该公司之前的发布的官方消息,其位于朱拜勒的化工复合体拥有共26个上下游制造工厂,产能共计每年300万吨。  当前东北亚和欧洲的货源占据了中东异氰酸酯供应面的大部。东北亚贡献超过世界TDI和聚合MDI总产能的一半。  伊朗Karoon石化公司为其国内市场主要的供应源,拥有一台4万吨的TDI装置并于最近在马赫沙尔港西南石化经济特区投产了一台4万吨的MDI装置。  中东其他地区则遭受到欧洲供应量下降的影响,减少了来自欧洲的进口并在最近数月内转为采购来自东北亚产品。  Sadara的到来将可能颠覆当前的市场动态,其TDI和MDI产量将主要供应中东和北非地区。这意味着其异氰酸酯产品将以较低的运费和运输时间进入市场,成为当前大多来自亚洲的货源的强力竞争对手。  据供需数据库显示,至2020年中东MDI产量将从零开始达到占全球总产量的5.1%,中东TDI产量则将从现在的世界总产能的1%达到7%。  戏剧性的一年  对于东北亚生产商来说情况则是趁着太阳还在赶快晒衣服,他们已经预见市场将会在未来出现供应过量并确信价格也将在这种压力下降低,很可能导致一些生产商被迫闲置或关闭工厂。  预计2020年TDI世界生产将达到331万吨而消费预计则比这个数字低很多,为225万吨。  2016年是中东TDI价格剧烈变化的一年。仅在一年内TDI价格跌破历史最低点而后在10月又疯涨打破史上最高纪录。从11月开始TDI价格开始缓慢下降,但情况并没有扭转。当前TDI价格仍高于10月猛涨开始之前起点价位。  实际上TDI价格自从今年1月在CFRGCC(海湾合作会议所定的成本运费价)3200美元/吨价位触底后就开始反弹,原因来自全球供应开始偏紧。中东厂商已经在讨论价格重新达到去年10月、11月顶点的可能性。  聚合MDI价格也在2016年晚期开始上涨,不过涨幅并没像TDI那么戏剧化。聚合MDI价格曾一度达到2100美元/吨,这是自2014年6月以来的最高价。聚合MDI价格现已下降,但仍有支撑力度。不过1月19日开始的一个星期内,价格又再次由于原料纯苯价格上升造成涨价。  一些市场参与者称他们认为TDI市场将在价格达到CFRGCC3000美元/吨时达到平衡状态。而聚合MDI价格则将稳定在CFRGCC2000美元/吨左右。  市场消息称TDI和聚合MDI价格将在Sadara异氰酸酯工厂开产后大幅下降,同时还指出巴斯夫的路德维希港工厂也将是中东供应的另一个可能货源。  该德国工厂于2016年晚期发生故障停产前,年产TDI30万吨。巴斯夫于去年11月23日宣布该工厂TDI由于未说明的生产问题不限期停产。不过巴斯夫今年2月13日又出乎意料地宣布该TDI工厂将在“数周内”复产,产能将比原来小。该工厂初步预计将于5月或6月开始生产。    一个欧洲市场消息源称“很多人等巴斯夫这个新工厂正常投产已经等了很久。”  过度拥挤,过度供应的市场  虽然巴斯夫的这个德国TDI工厂不太可能供应亚洲市场,其产出很可能走入中东和非洲,和Sadara的主要目标市场重叠。  同时聚合MDI市场方面,世界最大的供应商是中国万华化学,其产能来自三个设施总计180万吨。万华也在考虑生产TDI,不过具体开工时间仍不明确。  Sadara的聚合MDI工厂将为整个聚合MDI市场带来每年40万吨的增量。全球MDI产能预计在2020年将达到865万吨,而消费则将达到655万吨,当前有足够证据说明价格将会在未来软化。据厂商称,一般的MDI工厂产出包括70-80%的聚合MDI和20-30%的改性MDI或纯MDI。  Sadara将会进入一个大体上过度拥挤过度供应的市场,而市场的关键点就在于中东。这个地区当前没有异氰酸酯生产商,买方基本依靠进口货源取得原料,不管是从东北亚还是从欧洲。  导致价格多次上涨的本质原因是Sadara的异氰酸酯投产被多次推迟。该朱拜勒生产基地将包括两个工厂,一个年产20万吨的TDI工厂和一个年产40万吨的聚合MDI工厂。聚合MDI投产预计于2017年中投产,届时有该公司的一批下游衍生物工厂也将同时投产。TDI工厂则预计最早也将在2017年晚期投产。“我当然担心(Sadara的投产)了,”一个东北亚生产商称,“不过我个人认为还会出现更多推迟。”  路德维希港市场情况  TDI价位减轻了路德维希港工厂的停产影响。  巴斯夫德国TDI工厂与2016年11月因反应器故障而停产,不过巴斯夫CEOKurtBock于2月24日称停产所造成的冲击由于强劲的市场价格所减缓。  巴斯夫在其他地点也有TDI工厂,其中包括德国施瓦茨海德,因而虽然其期间路德维希港30万吨工厂停车,巴斯夫也没有错过从当前强力TDI价格形势中获取利润的机会。施瓦茨海德工厂曾在2016年4月路德维希港投资确定后计划关闭,但由于新工厂产量上升过程比预计要慢,工厂关闭计划被推迟了。  据巴斯夫发言人本周五称,巴斯夫的长期计划仍是路德维希港工厂产出达到产能后就关闭施瓦茨海德工厂,不过这个过程用时可能会超过一年。该公司在2月还宣布了路德维希港工厂近期将要复产,但产量将受影响。巴斯夫在荷兰安特卫普工厂还有一个备用反应器,是其欧洲异氰酸酯生产的关键基地,据Bock称该设施正在转移安置于路德维希港工厂的过程中。  这台新TDI反应设施的运输时间意味着路德维希港工厂在2018年前将不会达到计划产能。
(来自:中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