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塑料袋征收额外费用 新西兰的,凯诚新材料将扎根于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

摘要:日前,记者在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采访时看到,浙江凯诚新材料有限公司相关基建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
  日前,记者在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采访时看到,浙江凯诚新材料有限公司相关基建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
据介绍,浙江凯利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工业薄膜出口企业,该企业于2017年元月在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设立了浙江凯诚新材料有限公司。项目注册资本金6000万元,总投资15亿元。计划新增用地300亩,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引进高速全自动高阻隔功能薄膜生产线及配套分切、造粒、镀膜等先进设备。项目一期投资5亿元,将形成年产7万吨高阻隔性能新型膜的生产能力。
据介绍,项目达产后,预计形成产能14万吨,年新增销售收入15亿元,年进出口1亿美元。现项目已于4月底开工建设,计划9月底完成主体建筑初部结顶,10月初开始设备安装,力争本年度12月底完成设备调并开始试生产,达到当年建设当年投产。
据悉,凯诚新材料将扎根于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大的多功能软包装薄膜出口产业基地。
(来自:慧聪)

摘要:《2016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快递业务量首次突破312亿件,相当于年人均快递使用量近23件。2015年中国消耗了99.22亿个包装箱、169.85亿米胶带以及82.68亿个塑料袋。
  《2016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快递业务量首次突破312亿件,相当于年人均快递使用量近23件。2015年中国消耗了99.22亿个包装箱、169.85亿米胶带以及82.68亿个塑料袋。  电商的繁荣带来了快递和物流的兴盛,物流的兴盛又带来了包装材料和垃圾的与日俱增。那些被遗弃的包装袋,尤其是塑料废物流向何处,鲜有人问津。这些包装垃圾正在以超过45%的增长率侵蚀原本健康的土地和环境。  在6月初召开的为期五天的联合国首次“海洋大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了题为“扭转趋势”的演讲,指出,污染、过度捕捞和气候变化的影响正在严重破坏海洋的健康。到2050年,海洋中塑料垃圾的总重量可能将超过鱼类。  把垃圾视为海洋污染的头号来源并非想象,而是持续多年的研究结果的归因。美国《科学》杂志2015年2月13日发表的一篇题为“从陆地流向海洋的塑料垃圾”的文章对海洋中的塑料来龙去脉做了一番梳理。  文章的作者、美国乔治亚大学环境工程组的杰姆贝克(Jenna
Jambeck)团队对全球192个不同沿海国家进行的调查和估算表明,这192国家都有程度不等的向海洋输送塑料垃圾和各类垃圾的行为,向海洋排放最多塑料垃圾的有20多个国家,制造了83%的塑料垃圾,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前10名中有8个都是亚洲国家。  中国电商和快递业的发展固然带动了塑料垃圾的产生,但是更为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中国的塑料回收率相当低。发达国家的塑料回收率通常为45%以上,但中国的回收率只有20%。由此又造成了国内企业纷纷从国外进口大量废弃塑料,数量年年递增,2010年为740万吨,2014年为800多万吨。  海洋塑料垃圾的危害是多方面的,例如,阻碍海上交通,造成事故和破坏船只;对海洋生物造成伤害,至少267种海洋生物因误食海洋垃圾或者被海洋垃圾缠住而备受折磨并导致死亡;通过生物链危害人类,塑料中的有毒化学物质可通过鱼类的食入而在体内富集,人吃了这些鱼类会受到伤害。所有这些对全球海洋生物、渔业、旅游业造成严重影响,经济损失每年约80亿美元。  尽管海洋是一块公地,容易造成无人负责的公地悲剧,但是,本着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作为塑料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的中国需要负起责任来,除了减少商品的包装材料使用外,研发和采用绿色环保材料是最重要的解决方案,例如研发生物降解快递袋。  早在2006年,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就发布了《降解塑料的定义、分类、标志和降解性能要求》(GB/T
20197-2006),提出生物分解塑料需要在堆肥等有介质存在的条件下最终降解成二氧化碳或甲烷、水等物质。生物分解塑料制造的快递袋或包裹要求在180天内可以降解90%以上,被土壤真正吸收。产品的主要成分是PBAT(石油基降解塑料),占比在80%-90%。另一种是PLA(生物基降解塑料),来自玉米淀粉,是生物基降解塑料。  工信部、商务部也在2016年12月联合下发《关于加快我国包装产业转型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推广绿色包装技术”,“推行简约化、减量化、复用化及精细化包装设计技术,扶持包装企业开展生态(绿色)设计,积极应用生产质量品质高、资源能源消耗低、对人体健康和环境影响小、便于回收利用的绿色包装材料”。  国内一些企业也已经在投入绿色包装计划。未来,如果不让中国的大地和全球的海洋被垃圾,尤其是塑料垃圾包围,就只能采用绿色材料,并且减少制造垃圾。
(来自:北青网)

摘要:新西兰的消费者们在购物时不再购买塑料袋,这一举动对环保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我们的市长再推行收取政府支持的购物袋额外费用,保护环境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新西兰的消费者们在购物时不再购买塑料袋,这一举动对环保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我们的市长再推行收取政府支持的购物袋额外费用,保护环境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从2009年4月以来,The
Warehouse商店的塑料袋使用率已经下降了67%,因为从那时起每个塑料袋都要额外征收10c的费用。The
Warehouse集团的环保倡议经理Greg Nelson形容购物袋的下降率“急速而又持久”。
对塑料袋征收额外费用 新西兰的“限塑令”呼声高涨
截止2017年2月份的12个月时间内,The
Warehouse遍布于全国的90多家门店,总共订购了1270万个塑料袋,而前一年则是订购了1410万个。从塑料袋中得到的收益,都捐给了当地的慈善组织、学校、善良人士、Plunket协会和社区团体。
自2009年以来,通过The Warehouse’s Bags for
Goodinitiative计划,总共筹集了380万纽币,去年因非盈利性方式共筹集到412,600纽币。
最近,新西兰有65位市长和各议会的主席人士共同签署了一份提议信,呼吁政府对塑料袋征收税款,并将此权利给到各议会。
从新西兰环保部处得知,每一年,新西兰人都会丢弃16亿个塑料袋。很多塑料袋都进入了水源处,对海洋生物可能造成致命威胁。
自从海岸线可持续发展组织成立开始,志愿者和工作人员从新西兰的各个海滩和海岸处共捡起14万个塑料袋。该组织创始人Sam
Judd表示,75%的垃圾塑料袋都只使用过了一次。
奥克兰西区Titirangi的零售商们,也加入了限塑运动,鼓励消费者们重复使用塑料袋。
社区关爱组织Love Titirangi的成员Michele
Powles表示,从7月2日(国际限塑日的前1天)起的三周内,他们向本地商户共发放了1500个布袋,希望消费者们能使用这些布袋。“超市,显然是塑料袋使用量最多的地方,随着塑料袋使用量的下降,我们还无法提供足够的可重复使用布袋。卖酒的商店已经停止提供塑料袋的服务了,除非特别提出要求。现在,只有5%的消费者想要使用塑料袋,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到这样的效果确实很不错。”
Powles表示该组织希望能够保持这个行动的势头,还在寻找方法减少浪费。现在奥克兰的其他社区,开始自己制作袋子,给当地人使用。“现在我们需要得到政府的支持,但是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很多需要考虑的地方,比如征税多少,征收后的钱款给谁等等。但是限塑这件事情在海外已有成功案例,我们可以学习借鉴。”
在英国,政府于2015年10月推出了每个塑料袋强制收取5p的政策后,8个月内单次使用塑料袋的总量就下降了85%以上。销售塑料袋得到的收入,都捐赠给了慈善机构。
如果新西兰效仿此举,在消费水平不变的情况下,如果塑料袋使用量下降85%,那么塑料袋销售额将达到1.6亿纽币,那么慈善机构将得到2400万纽币。
尽管地方机构强力推行这项提及,特别是惠灵顿市长Justin
Lester,但是中央政府已经排除了学习英国限塑令的那一套举措。环保部长Dr Nick
Smith将重心放在了塑料袋回收项目上。但是,环保慈善机构认为征税是有道理的,这些资金可以帮助他们做更多的工作。
(来自: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