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发展一批智能型、节能型先进高效环保装备,并引导再生利用行业健康绿色发展

摘要:近年来,环保装备制造业规模迅速扩大,发展模式不断创新,服务领域不断拓宽,技术水平大幅提升,部分装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16年实现产值6200亿元,比2011年翻一番。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  环保装备制造业是节能环保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护环境的重要技术基础,是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保障。近年来,环保装备制造业规模迅速扩大,发展模式不断创新,服务领域不断拓宽,技术水平大幅提升,部分装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16年实现产值6200亿元,比2011年翻一番。随着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工业绿色转型步伐进一步加快,为环保装备制造业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空间、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但同时,环保装备制造业创新能力还不强,产品低端同质化竞争严重,先进技术装备应用推广困难等问题依然突出。为贯彻落实《中国制造2025》和《“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全面推行绿色制造,提升环保装备制造业水平,促进环保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实现有效供给,提出以下意见:  一、总体思路和目标  (一)总体思路。全面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生态文明建设和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决策部署,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强化创新驱动,优化产品结构,完善标准体系,促进融合发展,落实和完善支持行业发展的政策措施,激发行业发展的内生动力和市场主体活力,引导全行业转变发展方式,提高行业核心竞争力,全面提升先进环保装备有效供给,为绿色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二)工作目标。到2020年,行业创新能力明显提升,关键核心技术取得新突破,创新驱动的行业发展体系基本建成。先进环保技术装备的有效供给能力显著提高,市场占有率大幅提升。主要技术装备基本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在每个重点领域支持一批具有示范引领作用的规范企业,培育十家百亿规模龙头企业,打造千家“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形成若干个带动效应强、特色鲜明的产业集群。环保装备制造业产值达到10000亿元。  二、主要任务  (一)强化技术研发协同化创新发展。鼓励企业围绕亟待解决的环境污染热点难点问题和不断提升的环保标准需求,以突破关键共性技术为目标,以行业关键共性技术为依托,以产业链为纽带,培育创建技术创新中心、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引导企业沿产业链协同创新,推动形成协同创新共同体,实现精准研发,攻克一批污染治理关键核心技术装备以及材料药剂。加强应用推广平台建设,完善产业化机制,鼓励创新成果转化,推动装备与治理项目精准对接,加快在钢铁、有色、化工、建材等传统制造业绿色化改造中的应用。  (二)推进生产智能化绿色化转型发展。探索推进非标产品模块化设计、标准化制造,推广物联网、机器人、自动化装备和信息化管理软件在生产过程中的应用,提高环保装备制造业智能制造和信息化管理水平,实现生产过程精益化管理。加大绿色设计、绿色工艺、绿色供应链在环保装备制造领域的应用,开展生产过程中能效、水效和污染物排放对标达标,创建绿色示范工厂,提高行业绿色制造的整体水平。  (三)推动产品多元化品牌化提升发展。优化环保装备产品结构,拓展产品细分领域,逐步开发形成针对不同行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成套化、系列化产品,针对环境治理成本和运行效率,重点发展一批智能型、节能型先进高效环保装备,根据用户治理需求和运行环境,打造一批定制化产品。加强环保装备产品品牌建设,建立品牌培育管理体系,推动社会化质量检测服务,提高产品质量档次,提升自主品牌市场认可度,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知名度的自主品牌,提高品牌附加值和国际竞争力。  (四)引导行业差异化集聚化融合发展。鼓励环保装备龙头企业向系统设计、设备制造、工程施工、调试维护、运营管理一体化的综合服务商发展,中小企业向产品专一化、研发精深化、服务特色化、业态新型化的“专精特新”方向发展,形成一批由龙头企业引领、中小型企业配套、产业链协同发展的聚集区。引导环保装备制造与互联网、服务业融合发展,积极探索新模式、新业态,加快提升制造型企业服务能力和投融资能力。推进军民融合,促进军民两用装备在环境污染治理领域的应用推广。鼓励传统制造企业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向环保装备制造业拓展,延伸产业链条的深度和广度。  (五)鼓励企业国际化开放发展。鼓励环保装备企业加强合作,采取优势互补、强强联合形式,积极拓展国外市场,通过技术引进、合作研发、直接投资等方式参与海外环保工程建设和运营,引导环保装备制造业由以单机出口为主向提供成套设备和服务为主的国际设备总承包和工程总包转变。鼓励环保装备企业与基础设施建设企业联合,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国际产能合作中的环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充分利用双边、多边合作机制和交流平台,加强与国外企业信息、技术和项目交流合作,推动环保技术装备专利、标准等国际互认,实现国际化对接。  三、重点领域  (一)大气污染防治装备。重点研发PM2.5和臭氧主要前体物联合脱除、三氧化硫(SO3)、重金属、二噁英处理等趋势性、前瞻性技术装备。研发除尘用脉冲高压电源等关键零部件,推广垃圾焚烧烟气、移动源尾气、挥发性有机物(VOCs)废气的净化处置技术及装备。推进燃煤电厂超低排放以及钢铁、焦化、有色、建材、化工等非电行业多污染物协同控制和重点领域挥发性有机物控制技术装备的应用示范。  (二)水污染防治装备。重点攻关厌氧氨氧化技术装备和电解催化氧化、超临界氧化装等氧化技术装备,研发生物强化和低能耗高效率的先进膜处理技术与组件,开展饮用水微量有毒污染物处理技术装备等基础研究。重点推广低成本高标准、低能耗高效率污水处理装备,燃煤电厂、煤化工等行业高盐废水的零排放治理和综合利用技术,深度脱氮除磷与安全高效消毒技术装备。推进黑臭水体修复、农村污水治理、城镇及工业园区污水厂提标改造,以及工业及畜禽养殖、垃圾渗滤液处理等领域高浓度难降解污水治理应用示范。  (三)土壤污染修复装备。重点研发土壤生物修复、强化气相抽提(SVE)、重金属电动分离等技术装备。重点推广热脱附、化学淋洗、氧化还原等技术装备。研究石油、化工、冶炼、矿山等污染场地对人居环境和生态安全影响,开展农田土壤污染、工业用地污染、矿区土壤污染等治理和修复示范。  (四)固体废物处理处置装备。重点研发建筑垃圾湿法分选、污染底泥治理修复、垃圾高效厌氧消化、垃圾焚烧烟气高效脱酸、焚烧烟气二噁英与重金属高效吸附、垃圾焚烧飞灰资源化处理等技术设备。重点推广水泥窑协同无害化处置成套技术装备、有机固废绝氧热解技术装备、先进高效垃圾焚烧技术装备、焚烧炉渣及飞灰安全处置技术装备,燃煤电厂脱硫副产品、脱硝催化剂、废旧滤袋无害化处理技术装备、低能耗污泥脱水、深度干化技术装备、垃圾渗滤液浓缩液处理、沼气制天然气、失活催化剂再生技术设备等。针对生活垃圾、危险废物焚烧处理领域技术装备工艺稳定性、防治二次污染,以及城镇污水处理厂、工业废水处理设施污泥处理处置等重点领域开展应用示范。  (五)资源综合利用装备。重点研发基于物联网与大数据的智能型综合利用技术装备,研发推广与污染物末端治理相融合的综合利用装备。在尾矿、赤泥、煤矸石、粉煤灰、工业副产石膏、冶炼渣等大宗工业固废领域研发推广高值化、规模化、集约化利用技术装备。在废旧电子电器、报废汽车、废金属、废轮胎等再生资源领域研发智能化拆解、精细分选及综合利用关键技术装备,推广应用大型成套利用的环保装备。加快研发废塑料、废橡胶的改性改质技术,以及废旧纺织品、废脱硝催化剂、废动力电池、废太阳能板的无害化、资源化、成套化处理利用技术装备。在秸秆等农业废弃物领域推广应用饲料化、基料化、肥料化、原料化、燃料化的“五料化”利用技术装备。  (六)环境污染应急处理装备。重点研发危险化学品事故、航运中危化品(氰化物)防泄漏及应急治理的应急技术装备。重点推广移动式三废应急处理技术装备、水上溢油应急处置技术装备等。开展危险化学品事故、蓝藻水华应急处置等技术装备的应用示范。  (七)环境监测专用仪器仪表。重点研发污染源水质聚类分析、水质毒性监测,石化、化工园区大气污染多参数连续监测与预警,生物监测及多目标物同步监测,以及应急环境监测等技术装备。重点推广污染物现场快速监测、挥发性有机物、氨、重金属、三氧化硫(SO3)等多参数多污染物连续监测,车载、机载和星载等区域化、网格化环境监测技术装备,以及农田土壤重金属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快速检测、诊断等技术装备。  (八)环境污染防治专用材料与药剂。重点研发新型高效水处理材料与药剂、超净过滤、高效气固分离材料,土壤重金属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固化脱除、微生物修复、生态修复、环保用纳米材料及药剂。重点推广高效低阻长寿命除尘滤料、脱硫用耐腐蚀衬板、土壤重金属钝化材料及药剂、挥发性有机物处理用催化剂、垃圾除臭剂、原位钝化、固定、生物阻隔材料及药剂等。  (九)噪声与振动控制装备。重点推广轨道交通隔振技术装备、高速铁路声屏障技术装备、阵列式消声器、低频噪声源头诊治装备等关键技术装备等。  四、保障措施  (一)加强行业规范引导。按照环保装备制造业的细分领域,制定分领域的规范条件,发布符合规范条件企业名单,引导生产要素向优势企业集中。定期修订发布《国家鼓励发展的重大环保技术装备目录》,加快先进技术装备的研发和推广应用。进一步完善行业标准体系,引领产品标准化、系列化、通用化、成套化发展。构建行业经济运行监测体系,规范环保装备制造业有序发展。  (二)加大财税金融支持力度。充分利用绿色制造、工业转型升级、节能减排、技术改造等现有资金渠道,发挥节能节水环保专用设备所得税优惠政策和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保险补偿机制,支持先进环保技术装备产业化示范和推广应用。积极推动绿色信贷、绿色债券、融资租赁、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信用保险保单质押贷款等金融产品,加大对环保装备制造业的支持力度。鼓励社会资本按市场化原则设立产业基金,投资环保装备制造业。  (三)充分发挥中介组织作用。利用相关行业协会、科研院所和咨询机构等熟悉行业、贴近企业的优势,积极开展政策宣传、技术交流、标准制定、运行监测、行业自律等工作,做好政府与行业、企业之间的桥梁和纽带,推动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四)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围绕环保装备制造业发展需要,建立和完善多元化人才培训体系,加强具有创新精神的专业技术人才和具有工匠精神的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加强“走出去”人才的储备和培养,为行业发展提供多层次创新人才保障。
(来自:工信部)

摘要:近日,山东省即墨市政府宣布,该市6个政府部门联合开展废轮胎、废塑料、电子废物、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再生利用行业的清理整顿工作。
近日,山东省即墨市政府宣布,该市6个政府部门联合开展废轮胎、废塑料、电子废物、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再生利用行业的清理整顿工作。
此次行动由即墨市环保局、发展改革委、经济和信息化委、公安局、商务局、工商局共同发起。
公告显示,即墨市会集中力量取缔一批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的非法加工利用小作坊,以及“散乱污”企业和集散地,解决再生利用行业突出环境问题。
此外,该市政府还将引导有关企业采用先进加工工艺,集聚发展,建设和运营污染治理设施,并引导再生利用行业健康绿色发展。
据介绍,即墨市环保局会联合有关部门开展执法行动,依法严肃查处排查过程中发现的违法排污、证照手续不全等行为。
对依法应当予以行政拘留,或发现涉嫌犯罪线索的企业,执法人员将把企业负责人员及时移送公安部门处理。
(来自:废橡塑行业)

摘要:“目前,我国机械产品的国内市场自给率已超过85%,我国先进装备主要依靠进口的被动局面开始转变。”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会长王瑞祥日前在北京表示,随着近年来我国机械工业行业质量品牌建设不断取得新的成果,包括重大技术装备在内的国产化率、国内市场占比不断提升。
  我国自主研制的特高压变压器产品主要技术性能指标整体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特高压换流变压器实现了国产化,用于铁路的牵引变压器成功实现国产化,已完全替代进口;中高端数控机床和部分高端产品已打破国际垄断;高精密、特大型轴承产品替代进口,填补了国内市场空白……  质量有提升  在质量品牌的提升过程中,行业企业注重开发新品种,应用新技术,产品自给率不断提高。目前,我国农业联合收割机已完全满足国内需求,轿车曲轴等关键零部件加工设备80%可满足用户需求,轿车发动机缸体缸盖半精加工装备实现了组线应用,机械装备对国民经济重点领域的支撑能力日益增强。  质量标准对标国际,产品可靠性、一致性不断提高。据统计,目前我国机械产品平均抽样合格率基本保持在90%以上,比“十二五”末期提升了近4个百分点。重点领域电力装备技术水平和产品产量已进入世界前列,有效系数保持在95%以上。基础机械自主研发的数控系统平均无故障时间已达到2.5万小时以上,整机平均无故障工作时间达到1200小时以上,与世界先进国家的水平不断接近,开始批量进入市场。拖拉机制造行业已形成可覆盖200千瓦以下功率等级的自主开发和设计能力。企业采用先进生产及产品标准,国际标准采标率大幅提高。目前,行业重点产品质量可靠性等关键质量指标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2016年有133项国家标准、行标转化为国际标准,今年还有数十项被列入计划。  行业自主品牌培育成果显现,“十二五”以来,已有188家企业的优质产品获得“中国机械工业优质品牌”称号,58家企业获得“全国工业品牌培育示范企业”称号,已认定40个产业集聚区域品牌,其中3个成为全国首批产业集群区域品牌建设示范区。汽车、工程机械等部分自主产品已走出国门,迈向国际市场。  发力补短板  尽管目前我国机械行业的质量品牌取得了较大提升,但总体而言,我国机械产品质量与工业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主要表现在自主研发能力弱、产品结构不合理、自主品牌缺失等方面。“我国齿轮行业新产品研发周期是国外同类产品的2~3倍,新产品贡献率为国外的十分之一,总体技术水平落后6~10年。”王瑞祥指出,我国机械行业的自主研发能力弱,整体水平滞后。目前,大部分行业企业研发投入占比不足3%,有的仅为百分之一二,远远落后于国际领先企业。企业在质量安全、共性技术等方面的投入严重不足,自主创新能力差距明显。  高端产品不足、低端产品过剩的产品结构制约了行业发展。目前,我国机械产品基本以中低档为主,一些产品性能、功能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甚至落后国际先进水平二三十年。如气动行业主导产品约80%相当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初的国际水平。输配电行业大部分低压电器产品主要集中在中低端及国内市场。90%左右的大型优质铸锻件、95%的高档数控系统、80%的芯片和几乎全部的高档液压件、密封件、发动机依靠进口。金属加工制造领域大部分高端产品被国外垄断。  同时,产品的一致性、稳定性、可靠性差,自主品牌缺失。目前,我国机械产品标准水平总体滞后。国内机床精度技术标准大多是等同国外标准,少有自定标准。涉及安全、环保的我国汽车强制性标准体系,主要以欧洲ECE法规/EC指令为参照。核电领域中核级泵用机械密封标准尚属空白。高端领域一般产品在稳定性上落后国际先进水平10年以上。产品使用寿命仅是国外同类产品的30%~50%。生产工艺及基础装备落后,废品率比发达国家高出5%~10%,综合能耗是工业发达国家的2倍,电机运行效率平均比发达国家低10%~20%。同时,机械行业中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际型企业和世界知名品牌寥寥无几。在国际市场竞争中,我国机械工业仍处于产业链、价值链的中低端。  此外,我国机械工业在质量管理理论、理念等研究及应用实践方面相对落后,发展不平衡。行业检验检测机构投入不足,基础设施落后,手段单一,且规程不够完善,专业人员老化,素养不高。模具加工在线测量、计算机辅助测量及企业管理领域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在10年以上,且小企业质量保障能力普遍较弱。  对此,王瑞祥提出,要针对行业总体水平滞后、结构不尽合理、新兴产业标准短缺等问题,加快完善产业标准化体系建设;针对装备质量一致性、稳定性、安全性及耐久性不足等问题,完善质量检验检测技术保障体系建设;针对认可认证及计量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加快完善认可认证制度体系,加强计量科技创新和应用体系建设;要激发企业提升质量品牌的内生动力,引导企业推进全面质量管理,积极鼓励企业“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加强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培育以技术、标准、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对外经济新优势,推进机械工业尽快进入质量时代。
(来自:国际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