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建成投产海水淡化工程装置共158套,光-生物降解塑料为11.2%

摘要:薄膜材料是水处理中的重要材料,《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提出,重点研究开发海水膜法低成本淡化技术及关键材料,开发可规模化应用的海水淡化装备。
  “海水、苦咸水工程投资量较大,将进一步带动膜材料等其他产业的发展。”中国工程院院士高从堦如是表示。  缺水是国内众多城市共同面对的重大生态难题。海水利用是解决沿海水资源短缺的重要途径,已逐渐成为全世界的共识和通用做法。业界普遍认为,通过突破核心技术和体制机制瓶颈,大力推进海水利用规模化应用,全面推进海水利用产业健康快速发展,海水淡化前景可期。  来自日前召开的中国水污染防治与生态环境建设院士高峰论坛上的公开消息称,截至2016年底,中国已建成投产海水淡化工程装置共158套,日产能达1388265立方米,产能连续3年增长。  中国国家发改委环资司杨尚宝博士表示,随着海水淡化工程规模的不断扩大,自行设计、建设和运营海水淡化工程的能力不断加强,中国已成为全球少数几个具有整体海水淡化工程能力的国家之一,其水准亦具备国际竞争力。  杨尚宝指出,近年来中国已基本建立海水淡化产业体系,进入“产业发展阶段”。目前,世界广泛应用的海水淡化方法主要包括膜法和热法,中国应用的主要是反渗透法和低温多效法。  海水淡化水可用于生产、生活和生态。目前,中国海水淡化水在辽宁、河北、天津等北方地区主要用于电力、钢铁、化工等高用水行业;在浙江、广东等南方地区,主要用于沿海和岛屿的生活用水。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中国海水淡化水用于工业用水量占总用水量的69.12%。
(来自:新华社)

摘要:近年来,我国塑料器械作为快速发展的塑料应用市场,以其高附加值、高增速和拥有广阔的市场潜力而备受瞩目,但由于,我国医疗塑料起步较晚,价值相关技术领域和基础水平有限,使我国医用塑料产业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近年来,我国塑料器械作为快速发展的塑料应用市场,以其高附加值、高增速和拥有广阔的市场潜力而备受瞩目,但由于,我国医疗塑料起步较晚,价值相关技术领域和基础水平有限,使我国医用塑料产业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当前国内医用塑料制品产业在技术和产品方面的创新能力比较弱,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比较少。在原材料方面,由于其基础工业落后,医用塑料产品所需的原料门类不全,质量标准不规范,缺少开发医用塑料原料的企业,导致国内所需的高端产品原料还主要靠进口。
面对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时也必须正面国际化大竞争以及自身基础薄弱的挑战,我国医用塑料行业应及时利用信息时代带来的便利,紧紧把握行业动向,提升产品质量,加快产品升级换代,在确保已有产品市场占有率的基础上,加大自主创新能力,争创自有品牌,力争早日进入全球医用塑料制品领先行列。
(来自:环球塑化网)

摘要:随着塑料污染问题的日益凸显,可降解塑料渐渐受市场青睐,在国外市场中,需求增长迅猛,据统计,他们对可降解塑料的需求将会以每年百分之十二的速度快速的增长着,发展脚步轻盈。
随着塑料污染问题的日益凸显,可降解塑料渐渐受市场青睐,在国外市场中,需求增长迅猛,据统计,他们对可降解塑料的需求将会以每年百分之十二的速度快速的增长着,发展脚步轻盈。
从降解塑料的种类分析,在北美地区,1989年,降解塑料总销售量88万吨,其中生物降解塑料为16万吨。当时预测至2000年,降解塑料总需求达
320万吨,其中生物降解塑料为110万吨,光降解塑料为105万吨,光-生物降解塑料为90万吨,其他降解塑料为15万吨,1994-2000年,年平均增长率生物降解塑料为7.1%,光降解塑料为9.6%,光-生物降解塑料为11.2%,其他降解塑料为5.3%。据此预测光-生物降解塑料增长将是最快的。
降解塑料按引起降解的环境条件可分为光降解塑料、生物降解塑料、化学降解塑料、组合降解塑料等。目前世界主要生产降解塑料的国家有美国、日本、德国、意大利、加拿大、以色列等国,品种有光降解、光/生物降解、崩坏性生物降解、完全生物降解塑料等。
世界上的生物降解塑料主要是采用脂肪族聚酯或者脂肪族聚酯混合淀粉制造的。脂肪族聚酯主要包括以石油为原料合成的聚己酸内酯(PCL)、聚丁烯
(PBS)及其共聚体,还有以可再生资源为原料生产的聚乳酸、由微生物生产的聚羟基酪酸(PHB)等。生物降解塑料被分解后,成为水和二氧化碳,因此不会对环境产生危害。
为了改善脂肪族聚酯的物性,各国正在用脂肪族聚酯与芳香族的对苯二甲酸或尼龙聚合物共聚的方式生产生物降解塑料。不久,高性能的可降解性塑料将会不断地被开发出来。作为环境保护技术之一的使用酶催化剂代替重金属化学催化剂合成高分子材料的工艺也将会面世。除了脂肪族聚酯外,多酚、聚苯胺、聚碳酸酯、聚天冬氨酸等已相继开发成功。
目前,生物降解塑料仅能用来制作一些体育用品(钓鱼用丝线、高尔夫球座等)、农林水产业用材料(薄膜、保湿材料、苗床材料等)、垃圾袋和卫生用品
(一次性尿布等)。它的新用途则十分广阔,如用于制作化妆品容器、牙刷、缓冲材料、包装材料、购物袋、一次性使用手套等。如果安全性问题解决了,它还能用来制作食品容器。作为新的高分子功能材料,生物降解塑料也能应用到肥料、农药的游离基包装材料和医疗用品包装领域。今后在粘合剂、印刷油墨等非塑料领域里也可开辟用途。
未来,发展环保生物技术,尤其是生物降解塑料等产品,市场风险、政策风险极小,而我国生物技术经过20年的发展,应用于环保领域恰逢其时。可以预见,通过在生物经济园区内的有效组织,综合发挥技术、资金、机制等方面的优势,完全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产业化。
(来自:环球塑化网)